用户名

双城记时代:制造业危机中剩下的鞋王

作者:网易     发表日期【2008-12-17 23:03:49】     附件:
2008-12-17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广州)


 核心提示:金融危机袭来,中国经济的制造行业面临了严峻的考验,有人逆市扩张,更多的人倒闭关门,风暴下的危机,重新洗牌的时间到来了。 

  21世纪经济报道12月17日报道 这是最好的时代,还是最坏的时代?还是失望之冬,是希望之春?

  张华荣,这个为世界50强鞋商中的30多家做着代工的女鞋制造商,现在陷入了狄更斯时代的“双城记”困惑。

    一边看着身边好些同行倒下,一边自己的公司却在这短短三个月来收到一单接一单的意外惊喜。与制鞋结缘半辈子,现年50岁的张华荣,这个曾为中国创造经济奇迹的产业正经历着分化——有的人直下地狱,有的人直登天堂。

                                     风暴下的扩张

    东莞厚街,这里汇聚着1200多家制鞋厂,占1/10全球鞋的生产总量。张华荣的华坚集团的厂房坐落在珠三角的外贸大动脉——广深高速的石鼓出口处。据称,它的年业务额达到2.8亿美元,为国内最大的女鞋制造厂商。

    张华荣的周围本来有更多的同行。亚洲鞋业协会的数据显示,在全球金融危机9月份升级之后,以采购量计,2008年10月到2009年1月,亚洲制鞋行业订单采购规模缩减15%,以此计算,制鞋产业整体从业人数预期将减少25%,倒下的这批鞋厂,其产量约占全行业总产量的30%。

    显然,鞋厂倒闭和减员速度超过了订单减少的速度。因为,鞋厂倒闭不完全是金融风暴和订单减少所致。

    海关广东分署的统计显示,在金融危机升级前的今年上半年,在原材料、劳动力成本上涨、人民币升值等因素作用下,珠三角有出口业绩的鞋类企业由去年同期的5043家降至今年上半年的2617家,减少了2426家。这意味着仅上半年就有48.1%的出口鞋厂阵亡。

    鞋厂倒闭快于订单减少,订单还在,鞋厂却突然消失,这让不少刚刚下单的国外客户措手不及,造成损失,也影响到其他海外买家的决策。出于对供应链安全的担心,许多客户开始将剩下的订单向符合“大型、信誉好”条件的供应商转移。

    “很多鞋厂倒了,但订单还是得有人做,于是就转到我们这里来了。”张华荣说。

    这些本属于一些倒下的企业的订单,正被不断地集中到华坚。其中最大的一单就达30万双。面对这40多万双的意外之财,华坚在同行们倒闭、裁员成风的10月、11月不得不逆市新招2000多名工人,并在周日也加班开工,以赶完成年前的出货。

    这种扩招也正当其时——此时,随着一批鞋厂的倒下,9月前一直困扰鞋业的“招工难”情况也发生逆转。劳动力市场变得十分富裕,甚至出现供过于求情况,“而且都是熟练工”。

    订单和生产走向集中,使得张华荣与海外采购商议价的腰杆硬了不少。他乐观地预期,今年华坚的年利润率“已铁定增长至少4-5个百分点”。

    广州海关在今年早些时候的数据,也显示出鞋厂数量和出口价格之间的反向走势。这项统计表明,今年上半年广东省有出口实绩的鞋类企业由2007年同期的5811家降至2008年上半年的3924家,出口鞋类产品16.3亿双,较2007年同期下降15.8%。但出口均价却上升到3美元/双,增长29.6%。

     “金融风暴以后,出口量少了,但利润率高了,所有的企业走向小规模订制,个性化订制,高附加值,独特性,创新性。这是正在发生的最大变化。”国内最大的出口贸易网站阿里巴巴集团主席董事长马云在11月1日的一次会议上分析说。

    当然接下来的形势发展也不是没有变数,在华坚的客户里,就已经有20%出现资金问题。张华荣举例说:美国一家世界著名鞋业品牌至今已欠华坚400多万美元的货款。这是一家2008年订货量达180万双、合作了6年多的伙伴。

    “我们不想失掉这个伙伴,所以这个关口我们只能扶他一把。”张华荣说,“接下来的两个季度,我们将给他们开出最优惠的价格,但这也意味着我们下两个季度的利润将减少。”

                                  活下来,剩者为王

    取得这种“剩者为王”的地位并不容易,被员工称为“精力特别旺盛”的张华荣,其正常的工作时间是从早上8点到晚上11点。生意做大了,张华荣说他每天都在思考“如何分散风险”。

    思考的结果是,6年前,华坚比同行早一步进行产业转移,在江西赣州投资6亿元建生产厂,雇佣约11000多名工人。正是由于当地生产成本比珠三角低10%以上,抵消了近两年来人民币升值、成本上升等因素。

    华坚也将两个产业基地职能作了划分:在东莞方面做高档产品、竞争力强的订单,而在赣州主要是做大订单、低单价的产品,弥补了开发、接订单的弱项;东莞主要是业务、采购、开发、研发,而赣州主要是生产,双方互补。“要不是有赣州基地,我们会很困难。”张说。

    而这样的完整产业链每年能为华坚直接节省4%-5%的开销。张华荣说,“这些投资中,有的是无利润,甚至亏本的,但我们必须要做,这样才能有效抵御像今天这样的行业风险。”

    张华荣算了一笔账:今年1-10月,将剩下的皮料、布碎的库存材料再利用就能剩下约1000万;通过改用小瓦数的节能灯将水电费减少至少500万;通过改善生产线的人员组成,提高生产效率又省下1000万。张说,这样的内部调控能将成本降低5%。

    改进后的生产线,各种鞋具、鞋模被放在一个个写有详细型号的篮子里。原先需要86个工人组成,日产量约1200双的一条生产线,如今只需要46个工人就能日产1000双。

    为了迎接迟早要发生的行业洗牌,华坚早几年就做了不少准备——拨出每年营业额的3%做研发经费,以每位10万-15万欧元年薪聘请30多名来自意大利、西班牙等国的设计师,建立了一支超过2000人的团队,技术研发精细到人的脚型,并与瑞士联邦技术与创新委员会及瑞士南方科技应用大学联合成立科研小组,重新对女鞋“百码标准”进行设定。

    在张华荣的脑海里,对定价和接单量有个很清晰的范围:订单只维持5%-10%的利润率,这样不高不低的利润率能保持长期的竞争力;单家客户的订单采购量不能超过华坚总产能的30%,以分散风险。

                                 订单集结号

    订单的集中化和强弱分化的趋势,同样在其他大宗出口商品中显现。

    据海关广东分署的统计显示,今年1-9月,广东省陶瓷行业出口额居前10位的企业合计出口4.8亿美元,比2007年同期增长30.9%,占同期广东省陶瓷出口总额的比重由2007年同期的15.8%增长至17.3%,比重提高1.5个百分点。

    “我们现在的订单业务仍保持着20%左右的增长,除了招普通工人外,我们还在扩招一批出口业务员,(人员)要增加15%。”佛山三水区的陶瓷厂商欧文莱的副总经理何祥杰对记者说,“我们实在忙不过来了。”

    纺织业也一样。“由于一批中小服装加工企业资金周转陷入困境,一些国外客户转而寻找一些行业内实力数一数二的供货企业,这使得我们最近的订单数大幅增加。”江苏金飞达服装股份有限公司(002239.SZ)董事长王进飞12月11日说。

    来自玩具行业的消息是另一个印证。11月中旬,日本玩具品牌商万代公司宣布,为加强对生产成本、产品规范及产品安全的管理,将在中国的委托生产厂商数量削减至原来的1/5。

    另一家日资玩具巨头TAKARA TOMY也计划将在明年3月底之前将在中国的委托生厂商从现有的50至60家削减至10家。此前,TAKARA TOMY通常是根据产品面市时间、选择委托费用较低的合作方签订短期合同。

    日本玩具制造商每年约八至九成的销售额是通过委托生产方式在中国生产。有消息说,在实行集约化政策后,日本玩具制造商在华委托生产企业数量将削减约80%。

    行业集中度提高意味着洗牌机会到来。据亚洲鞋业协会预计,到2009年的3、4月份,订单的精简数将大大超越企业的精简数。行业的新一轮洗牌即将拉开序幕

    “事实证明,拥有自主品牌和设计、销售渠道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反而在逆势中走强。”在12月5日召开的广东省中小企业工作会议上,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说,“通过这次机会,这些企业可以低成本地扩张,进行兼并重组。”

    广东省政府一位经贸智囊告诉记者,“实际上,目前这种企业之间的兼并趋势正在广东逐步显现,并随着银根逐步松动、中央实施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后,这种趋势将进一步加强。这无论对行业还是地区本身的发展都是一种升级发展、优胜劣汰的进步过程。”

    这一产业整合态势得到政策层面的支持。银监会于12月9日公布《商业银行并购贷款风险管理指引》,允许商业银行积极稳妥地开展并购贷款业务,满足合理的并购融资需求。

    “在20世纪60年代的经济自由化时期,日本政府鼓励,甚至亲自出面参与企业合并高潮,才催生出了三菱、索尼等一批跨国大企业。”上述广东省政府的智囊人士认为。

    不过,出于对尚不明朗的后市的观望,华坚趁行业洗牌“进行低成本扩张”的想法未能在2008年末得以实施。“再看一下,只要摸清明年3、4、5月份的形势,这场难得的扩张机会我们不会放过。”张华荣说。

友情链接
合作机构

10178425 人 | 今日访问量: 1177 人 | 设为主页 |   联系我们

中国国有经济研究中心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地址:中国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 邮编:130012 电话:0431-85168829 E-mail:ccpser@jl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