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中国经济复苏之路上的转型挑战

作者:ccpser     发表日期【2009-07-17 11:11:48】     附件: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罗晓汀    文章来源:亚太经济时报2407期A02
发布日期:2009-06-24 19:32:55.0    浏览次数:108次 

    仿佛一盘没有下完的棋。次贷危机浓雾未散,全球经济反复闯关,结局却仍是一样:复苏尚未成功,世界仍需努力。就像所有功夫电影中最后大拯救中的情节一样,全世界都希望,日益在世界经济中“显山露水”的“中国功夫”能在最后时刻扭转乾坤。所以当索罗斯再出惊人之语,“中国经济已经率先复苏”——一切尽在预料之中,游戏依旧未完待续。无论世界如何想象中国,现在都不是中国扮演英雄的时候,在全球的迫切期待与亲切忽悠中,中国最需要的是保持清醒头脑,在与世界各国共渡时艰的同时,走好自己的路。
    
    全球经济复苏有谱了吗?看面相,至少世界的面目已不再那么灰头土脸,最坏的时代好像已经过去了。黑暗的尽头就是光明吗?可是好消息并不能掩饰整个世界的心虚:没人知道这是不是黑暗的尽头,全球经济的未来仍是前程莫问。
    
    全球经济的前景首先取决于——“美国美人”恢复往日的神采了吗?令世界气馁的是,美国可能成为这场危机的最后赢家,却很难以率先复苏的方式——站在梅花桩上的美国经济现状看起来很难像奥巴马总统的演讲一样振奋人心,更糟糕的是,只要一脚踏空,就可能跌下桩去,愈加艰难。帐面上看起来不错是吗?但美国人终究无法活在一本帐里,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在丢掉工作,失去房子,如果奥巴马政府无法解决信贷市场的萎缩和金融市场的动荡,那么纸面上的转好永远无法落实为实体经济的复苏,而美元贬值更会使全球经济的浩劫永无结束之日。
    
    欧洲经济出现模糊增长迹象了吗?这种说法本身就模糊得令人难对欧洲经济的未来放心。现在看来,徘徊在噩梦中无法醒来的欧洲经济也许已经成为全球复苏的巨大包袱,如果说二战后最严重经济衰退还只是令欧洲经济失去了往日的范儿,那么持续衰退引发的失业问题和欧元冲击则可能把欧洲经济的魂都带走。一个明显的悖论是:既然自己靠不住,许多欧洲国家开始把希望寄托在中国身上,希望中国一声雄鸡报晓可以帮忙惊醒昏睡中的欧洲经济,问题是中国的复苏恰恰取决于欧美的复苏,没有蛋,鸡又从何而来呢?
    
    全球经济复苏路漫漫,那么中国经济呢,真的如索罗斯们送来的高帽所讲的那样,能够救世界经济于水火吗?中国经济的复苏之路究竟还要走多久?今年上半年,中央政府“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的确带来了热火朝天的建设大场面,但却不可能化解实体经济紧缩状态毕其功于一役;资本市场看上去很美,但它在制造复苏景象的同时,也在制造着资本泡沫。这就意味着,中国经济在上半年呈现的复苏气象固然可喜,但如果找不到下一步的增长动力引擎,那么一切就仍如梦幻泡影,撑不起中国经济复苏的明天。
    
    更明显的弊端是,投资带来的大场面固然可以带来“看试手,补天裂”式的天地豪情,可是中国经济复苏毕竟不是一出“纯爷们儿”的历史大戏,不断的投资拉动肯定可以拉出一本漂亮的经济帐,但如果仅靠投资拉动,谁能保证,在市场必然不断扩大的怀疑气氛中,这样的回升能够具有恒久的耐力?谁又能保证,今天撑杆跳一样起来的经济,明天不会又一头落回原点?
   
   或许,走出现状看现状,我们才能看得更长远;跳出复苏看复苏,视野才会更广阔——复苏是必须的,但如果我们的经济复苏只汲汲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一味奔命在GDP数字的比较和焦头烂额的应急救火中,只依靠投资和房地产催谷,中国经济又如何走出全球经济深陷泥潭的危城?或许中国经济真正需要的答案是:只有踏上经济转型正道,中国经济才能迎来真正的复苏。
    
    数十年的激荡前行之后,长期高速增长造成了要素成本上升,劳动力价格递加,环境污染等诸多代价。对于经济发展而言,化解问题本身就是一场大机遇,关键是能否以科学发展眼光来看待这些问题,能否以产业结构调整、自主创新和民富国强等药方化解这些问题。经济奔腾向前的时候,这些病灶可能会被选择性忽略,但当全世界都开始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反倒迫使我们冷静思考:什么样的发展模式才能引领中国迈向可持续发展的大未来?只有选择新的经济增长模式!我们自己不变,时代就会逼着我们变。经济转型时不我待,可是当经济复苏任务艰巨,这剂不可能一时三刻见疗效的药方,中国还能不能坚持用下去?经济转型能不能不被全球经济危机阻挠?
    
    对于中国来说,这是一场不能停下来的长跑。经济转型之路既然起步,即使面临经济危机的挑战,也断不能就此画上逗点,否则句号遥不可期。今天,当我们以历史的眼光回顾中国经济奇迹,相信中国奇迹的创造在于破旧立新的勇气和智慧,就必须从此处再次凝聚勇气和智慧,把握中国经济“重生”的宝贵机缘。对于一个不忌惮在“危”中寻“机”的国家而言,现在正是以观念更新与规则重建开出新天的时候。全球经济复苏前景晦暗难明,中国经济突围难以一鼓作气,但在这全球经济的十字路口上,我们恰可以甩开步子加快转的步伐,以前被忽视的医疗改革、环境改善可以被重拾,从前被迟滞的产业结构调整和自主创新可以再推进,从危机处创造光和热,终可以在阴云笼罩的世界中温暖一个国家的前途。
    
    正因为此,在我们面临经济复苏考验,讨论经济是U型、W型、L型还是V型反转时,我们更应该积极思考的是———如何在危机中实现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如何建立一个合理的经济结构,从而在经济复苏之路上应对转型挑战。这是一份今日中国必须即刻作答的考卷,当中国向未来递交自己的答卷时,同样也将答卷交给了世界。全球复苏长路尚远,未来难以预料,但若能在被次贷危机改变的世界中坚定经济转型的道路,中国经济的未来就奠定了一片新棋局,而做好自己的事情的中国最终对全球经济复苏能起到何种作用,可能将是我们这代人能看到的最值得回味的中国故事。而新的故事,也将由此开始。 
友情链接
合作机构

10194336 人 | 今日访问量: 203 人 | 设为主页 |   联系我们

中国国有经济研究中心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地址:中国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 邮编:130012 电话:0431-85168829 E-mail:ccpser@jl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