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林毅夫:改革不完整 不应再给国有企业补贴

    发表日期【2013-05-12】
搜狐财经讯 5月11日,由中央编译出版社与搜狐网主办、搜狐财经承办的《吴敬琏文集》首发式暨中国改革座谈会在北京搜狐媒体大厦举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荣誉院长林毅夫教授在发言中表示,改革开放以来实行的“渐进式双轨”的道路在当时是符合国情的改革,但这带来了改革的不彻底,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改革还没有完成。
  林毅夫认为,改革开放初期我们走的是渐进的双轨的道路:一方面继续给在改革开放前建立起来的那些大型但是不符合比较优势、在市场当中没有竞争力的国有企业必要的保护,避免它们在转型过程当中崩溃带来大量失业,一方面放开在改革开放前受到抑制的但是有比较优势的劳动力比较密集的行业的禁锢,包括乡镇企业、民营企业还有外资企业的发展。没有民营经济不能有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市场经济有这么快速的发展是符合国情的改革,但是带来的是改革的不完整,这里面包括金融受到抑制,金融以为大企业服务的大银行为主,而绝大多数中型、小型、微型的企业得不到金融服务,这样造成收入低的人补贴收入高的人,产业受到扭曲。目前我们的一些大型产业例如三一重工这样的可以在国际市场上面跟德国的大型装备业进行竞争,有它的比较优势,有自身的能力,要是扭曲来补贴它的话就不是雪中送炭,变成了锦上添花,现在不应该再给这些国企补贴。
  以下为发言实录:
  林毅夫:很高兴参加吴敬琏老师《吴敬琏文集》的首发式,代表年轻一辈的经济学家们讲几句话,刚才主持人讲吴敬琏老师今年84岁,我今年刚刚过60,差了将近二十三岁,从人来讲是晚一辈,确实也是晚了一辈,我79年到北大学经济,那时候吴敬琏老师刚刚50岁年富力强,思想非常活跃,也是当时推动关于解放思想怎么样从计划经济来往市场经济改革的主要学者。当时读了他的很多文章,虽然我在北大读书不是在社科院,从历史关系来讲不是学生,但是中国有私塾学生,尤其87年在美国拿了博士学位回到国内来,参加中国的改革开放过程当中,吴敬琏老师关于市场经济改革的系列论述,跟他当时提出的很多政策都是我自己在工作过程当中很重要的思想来源和参考文献。今天作为学生参加老师的首发式感到非常荣幸,不仅在吴敬琏老师那儿学到很多东西,实际上他对我们年轻一辈也非常照顾,我们知道吴敬琏老师长期主编《比较》杂志,对于我们年轻这一辈人来讲非常重要的是不断的介绍在国外先进最前沿的思想理论,并且给我们提供一个平台来探讨一些比较重要甚至是尖锐的改革开放的课题,对我们年轻人提供了一个讨论思想进行交流的平台。
  刚才江平先生讲了,吴敬琏老师的品德,他的人品是我们作为经济学家作为年轻学者要学习的。他确实是知识界的良心,中国在改革开放当中出现了一些问题,他能够去坚持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而且他个人温良恭俭让,我们在交流当中在各种不同意见的交流当中,吴老师确实用他的行为来做我们的表率,中国知识分子一般讲的立德立言立党立公,吴敬琏老师在这方面做出很大的贡献。立公来讲对中国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改革过程当中我们取得这么大的成就,吴敬琏老师是一个跟重要的旗手,很重要的思想推动者。立言出了那么多书,今天的文集记录了那么多的思想文章。今天我作为晚辈学生非常高兴有机会在这个场合表达我内心的敬意和谢意。
  今天讨论的是中国的改革,过去30多年的改革取得成就,从经济增长速度来讲人类史上不曾有过的奇迹,毋庸讳言我们还存在很多问题,有发展的问题像环境,也有社会的问题像收入分配越来越不公的问题,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改革还没有完成,我们现在出现很多问题一个很主要的原因改革开放的时候实事求是的解放思想,当时觉得道路不是像休克疗法,我们走的是渐进的双轨的道路。渐进双轨什么含义?一方面继续给在改革开放前建立起来的那些大型但是不符合比较优势的,在市场当中没有竞争力的这些国有企业必要的保护,避免它在转型过程当中的崩溃带来大量的失业。同时,放开对在改革开放前受到抑制的但是有比较优势的劳动力比较密集的行业的禁锢,包括乡镇企业、民营企业还有外资企业,没有民营经济不能有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市场经济有这么快速的发展,是符合国情的改革,但是带来的是改革的不完整,把市场当中不能存活的大型产业,保留了在要素市场上常常扭曲,这里面包括金融受到抑制,金融能为大企业服务的大银行为主,而且绝大多数门户跟中型、小型、微型的企业得不到金融服务,这样造成一方面对大型企业补贴,大型企业是所有制经济,在金融机构里面得不到金融服务的农户这些中型企业、小型企业、微型企业,让收入低的人补贴收入高的人,产业受到扭曲。另外要素市场资源,我们是资源极度短缺的国家,但是我们资源社会是歧异的,造成谁能拿到资源给谁,谁能拿到一笔资源赚一笔,还是没有完全改革彻底。另外产品市场上也没有完全开放,有很多重要的领域实际上还是保留它的垄断地位,实际上这30多年的发展民营经济已经有它的实力,但是不能进入公平竞争。这样形成了我们在改革开放过程当中这种务实的方式而且今天快速发展,带来的这些相当大的社会问题连带着各种寻租的贪污腐化情景出现。我们今天再来谈改革的时候实际上要真正从计划经济转型到完善的市场经济,而且我认为到了今天是应该的,应该改的原因这么多社会问题,不改的话即使经济发展这么快,但是老百姓还是不满意,大家还是觉得不公平,幸福感是低的,应该改。而且可以改,我们这种双轨制的改革在80年代90年代我觉得有它一定的合理性,如果你不给这些改革建立起来大型的资本密集的产业必要的保护补贴的话,那么把保护全部取消掉,大量社会失业社会不稳定,当然经济不可能发展。现在改革33年,人均收入从1979年的只有180美元到去年已经达到6000美元,已经不是一个资本资金非常稀缺的过程,我们的比较优势也在跟着变化,原来不符合比较优势的这些大型产业除了军工安全有关的,那些资本超过我们发展阶段的问题,由于国防的事业当然继续给他们一定的支持,但是绝大多数大型产业所在行业实际上已经不具有比较优势。比如汽车产业,我们是全世界最大的汽车生产国,一年生产两千多万辆,出口一百多万辆,还有大型装备业像三一重工这样的可以在国际市场上面跟德国的大型装备业进行竞争,有它的比较优势,它有自身的能力。要是扭曲来补贴它的话就不是雪中送炭,现在变成锦上添花,现在不是应该给。如果我们真正能够走完像吴老师强调的,一定建立一个完善的市场体系的话,我相信我们还是有很多快速发展的潜力,而且我们在发展的过程当中各方面的资源等等会跟着改善,收入分配也会跟着改善。我们应该深化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这是应该做的。我们今天还是一个中等收入国家,要变成高收入国家的过程当中必然产业结构、技术结构不断变动的过程,变动过程当中要有市场竞争,资源得到比较好的配置,通过竞争提高大家发展经济的积极性。第二方面,政府的就业问题,因为在经济发展过程当中它必然是一个结构不断变迁的过程,结构的变迁必然有经济学家所讲的外部性跟协调,如果没有政府来推外部性跟协调问题的话,完全按照市场计划很多的结构完不成。
友情链接
合作机构

10176048 人 | 今日访问量: 371 人 | 设为主页 |   联系我们

中国国有经济研究中心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地址:中国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 邮编:130012 电话:0431-85168829 E-mail:ccpser@jl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