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新一轮国企改革吹响“集结号”

    发表日期【2014-01-20】
在2013年12月19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表示,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要求,国资委正抓紧修改和完善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意见,下一步将按照中央的统一部署适时发布。

而在发布会的前两天,上海市已经率先公布了“国资国企改革20条”,成为十八届三中全会后地方公布的第一个国资改革方案。从中央到地方的这些举动表明,新一轮国企改革已经吹响“集结号”。

改革拉开大幕

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对全面深化国资国企改革做出了总体部署,提出了一系列新思路、新任务、新举措。黄淑和说,国资委对改革的重点任务进行了全面分解,主要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和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两大方面来抓好贯彻落实。

在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方面,重点是两项任务:一是加快国有企业股权多元化改革,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二是深化国有企业管理体制改革,健全完善现代企业制度。

在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方面,国资委准备重点抓好五项工作:一是积极探索“以管资本为主加强国有资产监管”的新模式和新方法。二是抓紧研究组建或改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三是准确界定不同国有企业功能,进一步增强国有资产监管的针对性和有效性。四是完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制度,提高国有资本收益上缴比例。五是推进国有资本优化配置,使国有资本更好地服务国家发展战略。

从目前公布的信息看,新一轮国企改革有颇多令人期待之处,如《决定》明确提出,要“以管资本为主加强国有资产监管,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组建若干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支持有条件的国有企业改组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建国认为,此前国资委的职能定位是管人、管事、管资产,《决定》提出要以管资本为主,背后隐含的意思是国资委要简政放权,特别是要将所有权与经营权分开,减少对企业经营活动的干预;而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就是国资委管资本的重要抓手。“强调管资本,也更有利于国有经济实现有进有退、进而有为、退而有序。”

在中央层级的改革方案抓紧制订之际,上海市公布了“国资国企改革20条”,打响了地方新一轮国企改革“第一枪”。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强调,上海已经到了没有改革创新就不能前进的阶段,必须学习贯彻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下决心深化国资改革、促进国企发展,增强上海经济活力,为国家全面深化改革作出更大贡献。

除上海外,广东、重庆等多地国企改革方案也将陆续出炉。预计从现在开始到2014年全国两会,将是各地推出国企改革方案的高峰期。

“混合所有制”成为重头戏

十八届三中全会在强调产权保护的基础上,着重提出将“允许更多国有经济和其他所有制经济发展成为混合所有制经济”,认为这“有利于国有资本放大功能、保值增值、提高竞争力,有利于各种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在新一轮国企改革中,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无疑将成为重中之重,国有企业能否实现股权多元化值得关注。

国资委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底,中央企业及其子企业控股的上市公司378家,上市公司中非国有股权的比例已经超过53%。地方国有企业控股的上市公司681户,上市公司非国有股权的比例已经超过60%。

尽管我国发展“混合制经济”已取得明显成效,但改革的空间依然很大。黄淑和表示,要加快推进国有企业特别是母公司层面的公司制股份制改革,进一步优化国有企业的股权结构。

具体而言,不同行业和领域的国企将采取不同的办法。涉及国家安全的少数国有企业和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可以采用国有独资的形式;涉及国民经济命脉和重要行业、关键领域的国有企业,可以保持国有绝对控股;涉及支柱产业、高新技术产业等行业的重要国有企业,可以保持国有相对控股;国有资本不需要控制可以由社会资本控股的国有企业,可以采取国有参股的形式,或者是全部退出。

上海天强管理咨询公司总经理祝善波等国资专家认为,新一轮国资改革的关键,不只是提高国资证券化率,还包括通过上市和股权多元化,切实改善公司治理结构。“很多国企虽然已经上市,但管理体制变化并不大,‘形似而神不似’。”

黄淑和认为,国有企业通过实施股权多元化改革,一方面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与国有资本共同发展,另一方面促进国有企业进一步完善法人治理结构和内部的运行机制。“我们不仅仅是要吸引社会资本来发展,更要把着力点放在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和内部的运行机制上。”黄淑和说。

再次闯关任重道远

多年来国企改革一直围绕着“放权”和提高效率的主题展开,实质上始终在探索国有经济与市场经济能否结合、怎样结合的重大问题。在1998年之前,我国在国企改革中尝试了扩权让利、承包经营等措施,取得了一定效果但没有彻底解决问题。

1998年开始,国企改革打响了真正的“攻坚战”。第一阶段改革包括国有中小企业改革和国有困难企业关闭破产,到2008年这项工作基本结束。第二阶段改革则是针对国有大企业的改革,包括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和特定问题专项改革。这一阶段的改革极大地优化了国企的外部管理体系,不同程度地解决了企业内部机制问题和历史遗留问题。

尽管国企改革“攻坚战”取得了一定进展和成效,但当前国有企业仍普遍存在企业制度不完善、治理结构不健全、劳动人事分配“三项制度”改革不到位等痼疾,时常成为社会舆论诟病的对象,需要在新一轮国企改革中继续加以化解。

事实上,对于老百姓关注的许多焦点问题,这一轮国企改革都进行了回应。上述几个问题,已被列为此次改革的主要任务;此外如国企红利问题,《决定》也明确提出,完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制度,提高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2020年提到30%,更多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

同时专家也提醒,国企改革再次闯关,任重道远,对于可能出现的问题和隐患不能掉以轻心。以最受人关注的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为例,此轮改革必须要有严密的制度设计,并且程序公开。特别是盈利状况好、资产优良的国有企业,在引入其他所有制经济过程中尤须防止国有资产被低估,造成国有资产流失。(记者 石志勇)

友情链接
合作机构

10176068 人 | 今日访问量: 391 人 | 设为主页 |   联系我们

中国国有经济研究中心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地址:中国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 邮编:130012 电话:0431-85168829 E-mail:ccpser@jl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