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张杰:政府不要怕负债 对央企应进一步放权

    发表日期【2010-10-23】
  由吉林大学中国国有经济研究中心、中国恒天集团有限公司及《国企》杂志社共同主办的“2010中国国有经济发展论坛”于2010年10月23日—24日在北京举行。新浪财经独家图文直播本次会议。图为中国恒天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杰演讲。

  张杰:尊敬的候主任、展校长、徐老师,各位来宾大家中午好!非常高兴能借助中国国有经济发展论坛深入的探讨国有经济的问题。刚才宋总和各位领导做了一个全面的阐述和报告。恒天集团是相对比较小的,恒天集团的发展速度也是相对比较慢的,但这几年借助国资委的改革,恒天集团抓住了机遇,实现了快速的增长。从2008年到2010年两年不到的时间,恒天集团实现总资产、净资产和总利润都翻一了倍,总资产增长了150多亿,净资产增长了50多亿,总利润增长了10亿多。尽管如此,但我们离国资委的要求还有很远,按国资委EVA考核的标准,我们的总资产还是负数。

  我们加大了结构调整,参照国际上成功的纺织企业经验,扩张相关产品。我们第一次在新兴的商用汽车以及发动机上扩张,使造出中国最好的商用车。这是我们未来的一个努力方向。我们的核心业务,纺织、机械业务在保持中国第一、世界第二的基础上,我们明年应该把世界第一拿到。

  借助今天这个平台,我不想更多的说恒天企业,在座的许多企业都比我们优秀得多,做的比我们好得多,我想更多的是作为吉林大学的一名学生,也是国有经济的实践者和研究者,在这个会上跟大家分享一下,从另外一个视角来看国有经济的调整问题。

  国有经济现在大家都是讨论比较多的,国有经济要调整,我们的主题也是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和国有经济的调整,国有经济应该怎么调整?传统的说法,国进民退或者民进国退,到底从什么样的标准来研究国有经济的调整问题?这里面很多是专家,也有学者,我想提供一个新的思路,就是我们从国家、企业、银行和家庭资产负债的结果,以及我们现在的分配关系,深入的来研究国有经济的调整问题。因为我这里面数据不够多,希望在座的专家、教授们感兴趣的话,我们可以深入考虑这个问题。

  首先我们叫政府负债水平,中国政府和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负债结构是远远低于发达国家的,中国政府的资源个能力也是远远高于发达国家。

  第二我们看到中国企业的负债水平,中国企业的负债水平远远高于发达国家的负债水平。我们靠很少的资产和社会资本,更多的靠负债推动企业发展。银行的负债水平这几年调整的不错,中国银行(3.60,0.00,0.00%)平均大概7%左右,和国际的水平相当。

  整个中国的资产结构,就是整个资本市场的资产结构,在银行的资产在70%左右,债券市场20%,资本市场只有10%。有资料显示,国外发达国家差不多各1/3。银行这块30%,债券30%资本市场证券化30%。

  作为个人家庭资产,这里面没有列,有一个数,中国的家庭大多数是正资产,负债表少。国外,像美国发达国家,大家都在研究占世界经济总量第一的,包括很多经济学家都推崇美国,他们大多数家庭是负债的。

  这么样的一个结构导致一个什么问题?从我的观察角度来说,表现为分配关系失衡,我们很多问题是由于这个问题。高负债,企业要大量的支付。利润比较低,由于利润低,吸引资本市场的能力也就低,导致企业要用很高的资本去吸引人才。

  对家庭来说,低收入,普遍工资比较低,无论是企业职工、教授还是每个人,基本工资水平都是比较低的。不算汇率差不多,如果算汇率,差距就比较大了。导致了消费业比较少,拉动的需求与消费很低,高储蓄,低负债,低压力和低积极性。因为他的工资收入很少。现在很多自己去开个小店或者自己修个鞋,可能都比正常的工资收入要高一些。

  银行也是同样,带来了银行的存款很高,尤其是居民存款达到30%。银行的利润绝大部分靠贷款的利差。作为银行真正服务的功能,中间业务收入是比较少的。带来了巨大潜在的风险,因为我们现在是高速成长期,所以没有表现出来,感觉还不错。实际上如果我们高速成长期过了以后,潜在风险就出来了。

  政府的钱现在是越来越多,权力也很大,资源配置等等都是政府主导,又缺少利益机制,导致效率低、环境破坏,这可能都跟配置有关。

  从这个视角出发来看国有企业的调整,有三个方面的建议和体会目前:

  第一,通过优化分配关系,推动国有企业的结构调整。具体来讲,政府需要不断的增加一定的负债,增加一定的福利,加大科技投入和人才培养。因为这些,发达国家美国政府对科技投入是非常大的,企业以非常低的成本享受到政府的技术创新成果,企业表现技术创新的能力比较强,国外的大公司有几个创新的公司更多的是充分政府的负债,来培养技术创新以及人才,这样让本国的企业利润比较高,在资本市场上有更多的溢价,取得更多的资本,形成良性循环,保持本土企业的竞争力。

  从银行角度来说,不断的增加中间的业务和服务,更多的为企业去服务,增加一些消费性贷款,鼓励消费性贷款。今天我们刚刚有这么一点点这么一个好的势头,因为现在中国人喜欢买房子,愿意贷款买房子去消费,但是又有新的问题出来了,长远的趋势应该把这个压力传导给政府,良性循环应该是多发给员工工资级员工去贷款消费,贷款再付给银行利息。企业如果有更多的资本,他才可以更多的吸引人才,才能加大创新力度,真正做大公司。这个需要国家的战略高度来调整。

  中央企业在这方面也是可以主动做,中央企业向什么方面调整?应该是主动的指导思想。我一直不赞成自由谈恋爱这种重组方式,相互之间你愿意我愿意就推动在一起。围绕着提高中央企业的核心竞争能力,加大重组的力度,制定一些标准。分分类,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关系到国家安全的,关系到影响力、带动力的以及五中全会提出的分类,按照分类的原则,加大重组的力度,加大资源整合的力度,实现我们的目标。如果按照我们自己的方式,互相自己找的方式,那就风马牛不相及。

  第二,制定优胜劣汰的机制,实现企业的有序调整。现在企业的股权所有制不应该成为一个问题,实际上应该赋予所有机制的企业股东公平的参与权和选择权。虽然国资委管控,但是这方面还是有很多可以调整的,让企业干什么不干什么,不能简单的历史鉴定。比如我们搞纺织,这个行业现在处于全球的调整,盈利能力都一样,都是这个水平,那你让我完成EVA,我怎么可能做到呢?你说这是你的主业,别的不要做。包括地产也一样。要赋予企业公平的市场选择权,所有企业都一样,包括民营企业,要更多赋予他们的选择权利,尽可能的减少人为的限制,让他们公平竞争,优胜劣汰,相信市场经济是一只无形的手。我非常赞成宋总讲的,规范是未来国有企业最重要的改革方向,我们要坚定不移的推下去,要学好淡马锡的经验,国有所有市场化竞争。

  我的发言到此为止,谢谢大家!

友情链接
合作机构

10167917 人 | 今日访问量: 2578 人 | 设为主页 |   联系我们

中国国有经济研究中心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地址:中国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 邮编:130012 电话:0431-85168829 E-mail:ccpser@jl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