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第九届国有经济论坛:危机与变局中的国有经济

快捷导航:会议综述 | 会议会序 | 主题演讲
会 议 简 介

会议综述:内容提要:在本次论坛上,学者们客观深入地评价了国有企业改革三十年来所取得的成就与经验,指出经过系统改革与结构调整后的国有企业是我国抵御金融危机的重要稳定因素;国有企业改革仍然存在薄弱环节和实际问题,新一轮改革要把改革和发展更紧密地结合起来,要从机制、制度的创新上来破解难题、深化改革;关于新时期国有经济功能与国有企业社会责任的定位,与会学者表示国有企业不仅要模范履行一般企业都要履行的社会责任,还要承......点击查看详细信息

会    序: 2009年8月15日(周六) 北京嘉里中心酒店 二层大宴会1厅 08:00-09:00 注册(嘉宾接待:三层长春厅。代表注册:二层) 09:00-09:05 开幕并致辞 主持人 李俊江 吉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 09:05-09:10 陈德文 吉林大学党委书记 09:10-09:20 邵 宁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 09:20-09:25 何 健 教育部社会科学司领导 09:25-09:30 刘东华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09:30-09:55 主旨演讲 洪 ......点击查看详细信息

主题演讲:主要议题 新时期国有经济功能与国有企业社会责任 国有企业的改革创新与“走出去”战略 新市场经济与国富之路 中国房地产业的下一步 ■ 主要嘉宾 中央及地方有关经济部门领导 中央企业及其他国有企业的领导人 知名经济学家及国有经济的研究学者 民营企业家、高成长性企业的负责人 ■ 论坛特色 高层次 政府高官、央企负责人、知名专家的高端讲坛 务实性 针对国有企业的实际问题,廓清战略性的发展思路 产学结......点击查看详细信息


会 议 综 述

内容提要:在本次论坛上,学者们客观深入地评价了国有企业改革三十年来所取得的成就与经验,指出经过系统改革与结构调整后的国有企业是我国抵御金融危机的重要稳定因素;国有企业改革仍然存在薄弱环节和实际问题,新一轮改革要把改革和发展更紧密地结合起来,要从机制、制度的创新上来破解难题、深化改革;关于新时期国有经济功能与国有企业社会责任的定位,与会学者表示国有企业不仅要模范履行一般企业都要履行的社会责任,还要承担实现国有经济功能的重大社会责任,概括来说就是保持对国民经济的控制力和起主导作用。学者们还对国有经济重组与国有企业进退问题展开了深入探讨。
关键词:国有经济;国有企业;金融危机;改革
中图分类号:(请查明)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2—5766(2009)09—000 —0

A Summary of 2009 Chinese State-owned Economic Development Forum and the \"State-owned Economy in Crisis and Changing Situation Seminar\"
WANG Wen-cheng, LIAO Hong-wei
(Center for China Public Sector Economy Research of Jilin University, Changchun, Jilin, 130012, China)
Abstract: At this forum, scholars evaluated the achievements and experience for the state-owned enterprise reform of three decades objectively and in-depth, and pointed out that the state-owned enterprises after being systematic reformed and restructured are an important stabilizing factor to withstand the financial crisis in our country. Concerning state-owned enterprise reform, there are still weaknesses and practical problems. In a new round of reform, the reform and development should be more closely together, and it is necessary to break up the challenge and deepen the reform from the mechanisms and systems innovation. On the functions of state-owned economy and the social responsibility of state-owned enterprises of the new era, the participating scholars said the state-owned enterprises should not only have to fulfill social responsibility like general business in an exemplary way, but also need to bear the major social responsibility for implementing state-owned economic functions, generally speaking which is to keep control over the national economy and play a leading role. Scholars also discussed an issue on the restructure of state-owned economy and the advance or retreat of state-owned enterprises in depth.
Key Words:state-owned economy, state-owned enterprise, financial crisis, reform

2009年8月15日上午,由吉大中国国有经济研究中心、经济学院会同北京大学新市场经济与管理研究中心、《经济学动态》、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中国恒天集团有限公司等单位联合主办的2009中国国有经济发展论坛暨“危机与变局中的国有经济国际研讨会”在北京召开。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洪虎莅临并做主旨发言,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邵宁、教育部社会科学司何健处长等出席并致辞。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北京大学等机构和高校的专家学者和来自英国、日本、韩国等国的专家学者60余人做主题发言或参加研讨。现将会议主要观点综述如下。

一、中国国有企业改革的成就和经验
洪虎指出,国有企业改革是我国改革开放的重要内容。企业制度是经济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经济体制的微观基础。企业改革不仅包括企业内部体制的改革,而且包括国家管理企业体制的改革,说到底,国有企业的改革实质是国有经济的改革。它包括国有经济实现形式的创新、国有经济管理体制的改革、企业制度的改革等内容。30年来,中国国有企业改革主要取得以下成就:一是确立企业改革作为以城市为重点的经济体制改革的中心环节,形成了有中国特色的以企业改革为突破口、试点先行、综合配套、渐进式的改革方式,保证了改革的顺利平稳进行。二是与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衔接,确立了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企业改革目标,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探索出了一条企业改革的路子,成功地实现了企业组织形式,从国营工厂向国家出资企业的转变。三是确立了经营型国有资产的资本地位,明确了政府履行国有资本出资人的职能,实现了全民所有制经济由单一形式向多种形式的转变,使混合所有制经济得以发展,进一步扩大了国有经济的影响力和控制力。四是企业改革增强了企业的活力,使企业真正成为了市场的主体和法人实体,能够做到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发展、自我约束,在企业层面有利地推进了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到充满活力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从封闭半封闭到全方位开放的伟大的历史转变。五是建立和完善相应的法律制度和会计制度,使企业改革实现了机制和制度的创新。
邵宁指出,这次世界性的金融危机对于国有企业的冲击也是很大的,但是在这次危机中,国有企业的表现要明显好于10年之前的亚洲金融危机。目前,国有企业总体上经营正常,企业没有大范围地出现问题,也没有引发大规模的职工下岗。目前这些企业是我国抵御金融危机中重要的稳定因素,之所以有这样的表现,完全得益于前几年大规模的改革和结构调整。前几年的改革和调整,使国有经济的战线大大缩减,大量低效率的企业通过破产退出了市场,保存下来的国有大企业也通过不同程度地转换了机制,减少了困难。如果没有前几年大力度的改革和调整,这些措施作为基础,国有企业在这次金融危机中的处境将会非常困难。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研究局局长彭华岗认为,国有企业改革的成就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中得到充分体现。10年前的亚洲金融危机,从全世界来说只是一个局部的金融危机,当然了对于中国经济的影响,应该说比这次危机小得多。但是,国有企业受到的打击要大得多。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变化?应该说这是国有企业改革具体成就的体现。现在的国有企业是一个市场化的企业,不能仅仅理解成一个国家直接的,或者是国家经营的企业,其标志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政企分开,二是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三是国有企业资产形态是多样化的,而运作是市场化的。现在的国有企业完全不是过去所讲的国有企业的概念。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改革,我们这几年国有企业的实力是大大增强,而且能够很好地经受住这次危机的考验。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黄速建教授认为,中国国有企业改革在没有现成经验可以照搬的前提下,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第一解决了转轨国家的市场失灵问题,第二解决一般性市场失灵问题,第三解决发展中国家的市场失灵问题。作为经济体制改革中心环节,国有企业改革推进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完善;使得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和影响力得到更好地发挥,保证了经济发展的稳定运行;有效增强了中国经济总体的国际竞争力。通过国有企业改革,一批具有较强实力的国有大型企业或企业集团不断地发展壮大,国际竞争力稳步提升,与国外强大的跨国公司之间的差距正在逐步地缩小。中国国有企业改革的基本经验可概括为三个方面:一是采取了“尊重事实、允许试错”的国有企业改革基本方法论;二是选择了“渐进式”改革基本路径;三是采用了自适应的基本改革机制。

二、中国国有企业改革的问题与方向
洪虎指出,中国国有企业改革中存在理论认识上的偏颇和工作执行的偏差。理论认识上的偏颇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从企业改革的角度讲,我们关注了增强企业的活力,但是对于企业的有效发展,特别是提高企业的经济效益,转变企业发展的方式一直重视不够。另一方面,我们通常都是拿市场经济国家的企业、市场、政府这三角关系来思考我们的改革。实际上我们更重要的还有一个劳动者的问题。我们国家在企业改革中,必然涉及到劳动者权力的问题,但是我们没有把他作为一种主体的地位来分析和认识。从工作执行中,有6个方面的偏差:一是偏重解决了国家与企业的关系,忽视解决职工与企业的关系。二是偏重解决政企关系,忽视了解决社会关系。三是偏重解决了财产关系,忽视解决了劳动关系。四是偏重明晰企业产权,忽视了政府出资人职能的到位。五是偏重企业市场主体的塑造,忽视了企业创新主体的塑造。六是偏重企业创造财富能力的增强,忽视了财富的公平分配。此外,在城市中,合作制经济没有获得足够的重视。
洪虎进而指出,新一轮改革要继续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指导,更加紧密地位发展服务,坚持从中国的国情出发,都自己的道路,为实现科学发展、和谐发展、和平发展提供体制和机制的保障。要把改革和发展更紧密地结合起来,要从机制、制度的创新上,来破解发展中的难题。新一轮的企业改革,仍应该坚持以建立现代体系制度为方向,以实现企业科学发展、和谐发展为主题,以坚固国家、企业、劳动者共享改革成果为动力,以建设适应全面小康社会要求的企业制度为阶段目标,针对前期的薄弱环节,本企业存在的实际问题,加强政府、社会、企业、劳动者的协调,继续深化改革。洪虎强调,我们选择企业改革的目标,实际上是在探索、创造这样一种目标,而不是要把我们的企业改造成现成的哪一个国家的企业目标。因为我们现在建立的社会主义制度,本身就是人类新的社会制度,是前所未有的。世界上的先进的企业我们可以学习、借鉴,但是我们改革的路子要靠中国人民自己探索和创造。
邵宁指出,尽管通过改革和结构调整,国有企业和国有经济的状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国有企业内部存在的待解决的问题仍然是很多的。面对金融危机市场萎缩、产能过剩等严峻的形势,国务院国资委和中央企业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旨在加强企业抵御危机的能力,以期度过这次危机的难关,并在一些重要的基础工作方面能够有所提升。这些措施主要是:及时调整经营策略,强化投资和并购的管理,严格控制企业的负债率,巩固资金链条;加强基础管理,努力降低各项成本;强化企业的自主创新工作,通过提升产品的技术层次,能够开拓出新的市场;通过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巩固企业发展的制度基础,一方面抓住改制上市的时机,推动企业主营业务整体上市,直至整体企业的上市,实现股权多元化,引入市场的监督机制,另一方面,从中国的国情出发,研究和探索有实际效果的公司治理模式。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经济研究所原所长张卓元教授认为,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和难点还是在国有企业改革,特别是中央企业的改革。党的十六大提出,我们要在2020年建成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就意味着到2020年,国有经济的改革要到位。也就是说,国有企业的改革要基本完成改革的任务。但是到现在为止,究竟在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国有经济应该怎么样定位?发挥哪些职能?包括它要掌控哪些行业、产业等等,都还不明确。学术界、理论界的看法也很不一致。因此,应制定国有经济和国有企业改革的规划。

三、新时期国有经济功能与国有企业社会责任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振中教授指出,根据公开的数据来看,国有经济在危机中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2009年1到6月份,国家工业增加值是7%,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的增加值仅1.6%。而且从去年金融危机到现在,最先陷入负增长的恰恰就是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去年12月在工业增加值方面是-0.06%。今年1至5月份,国有控股企业的主营业务收入方面,国有企业增长-0.8%,而国有及控股企业是-10%。利润总额,全国的工业是增长-22.9%,国有控股企业是-41.5%。在应交的增值税方面,全国的工业增长是-3.9%,国有控股是-12.1%。城镇第一季度国有企业就业减少人数方面有12个省市,12个省市的国有企业减少了就业机会,大约是213040人。这几个数字,应该引起高度的关注。王振中认为,在市场经济体制下,国有企业还应该发挥什么职能,应该进一步探讨,不然企业的社会责任无从谈起。
吉林大学中国国有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徐传谌教授认为,国资委《关于中央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指导意见》中规定的中央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八项主要内容是一般企业都应履行的社会责任,并没有体现中央企业的特殊性,中央企业作为国有经济主要组成部分,不仅是一般企业,而且是关系到国民经济平稳较快发展、体现国家意志的企业,不仅要模范履行一般企业都要履行的社会责任,还要承担实现国有经济功能的重大社会责任。我国国有经济的功能,既有一般市场经济要求国有经济应具有的一般功能,又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求国有经济所具有的特殊功能。我国国有经济功能的这种双重性,要求中央企业承担实现我国国有经济功能的社会责任也具有双重性,因为国国有经济的功能要由国有企业来实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赋予国有经济的特殊功能概括来说就是保持控制力和起主导作用。国有经济具有强大功能以及国有企业为实现国有经济功能而承担的重大社会责任,是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重要特征。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金碚教授认为,国有企业在一些重大的问题上,特别是在非常时期,它总是发挥了一些特殊的作用,即国有企业是一种确确实实能够解决经济和社会发展中间的一些重大问题的组织形态。但是,它也有自己的弱点、局限,甚至是不可完全克服的缺点。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组织形式,也没有十全十美的企业体制。它总是有一利就有一弊,有优点就有缺点,而且这个优点和缺点是互相密切联系的,要这个优点,就要接受它的缺点。所以,国有企业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是一类特殊的企业,它有特殊的优点,解决一些特殊的问题,或者是重大的问题。但是,它的发展不能够仅仅以它自己的发展状态来评价。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今天的建议是,就国有企业改革与发展来说,对它的评价不能够仅仅以对国有企业自身的观察作为标准。也就是说,国有企业的责任不仅仅是它自己要独善其身,要发展、要强大,它有一个更重要的责任,就是整个产业发展的状态,是不是因为有了你国有企业以后它变得更好。
中国恒天集团董事长张杰则认为,从企业来说不应该有两套评价标准,作为一个企业就是一个企业,它是市场竞争的主体,它要很好地发展。而且,作为一个企业,其竞争力的强弱和它能不能很好的发展,跟它的股权结构是没有关系的。并不是说它的股权是国有的就必然经营好或者是经营不好,也不是说这个股权是私人的,它就必须经营好或者是不好,关键是风险控制和管理。

四、国有经济重组与国有企业进退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研究局局长彭华岗认为,国有经济、民营经济、大企业、小企业,应该都是市场经济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是相互依存的,很多舆论把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对立起来是不对的。第一,民营经济的快速发展,实际上得益于国有经济的改革调整。第二,国有经济的公司制、股份制的改革,也离不开民营经济的参与。国进民退、国退民进这种口号是不妥的,中央也从来没有这种精神,但是现实当中有这种情况。有些国有企业会重组民营企业,有些民营企业会重组国营企业,这是市场条件下,资源优化配置的行为,是企业的一个市场经济的行为,没有必要去大惊小怪,而且我觉得是非常好的行为,也是我们积极鼓励的一个行为。
    中国建筑材料集团公司董事长宋志平认为,改革开放30年,中国经济得到了快速的发展,中国企业也得到了迅速的成长。但是,金融危机的到来,使我们看到了中国产业中存在的普遍问题:一是大多数产业都产能过剩,二是大多数产业中,我们的企业都过于分散,集中度不高。由此带来的问题是中国经济布局极不合理、市场极度混乱,无序竞争和恶性竞争对我们的资源和产业构成了极大地伤害。所以,在这种大背景下,国家利用金融危机这样一个时刻,进行产业的结构调整和产业的重组,这是非常有重要意义的。央企在重组中承担参与国际竞争的责任,因为大企业是带领国家进行国际竞争和国际资源分配的主体。
    首都经贸大学校长顾问、中国企业管理研究会副会长郑海航认为,危机也是契机,重组也是改革,同外部重组相比更要重视内部重组暨内部整合,在内部整合当中,应该高度重视规范母子公司体制。当前,中国正处在这样一个企稳复苏的阶段,所以为央企的并购提供了难得的机遇。通过产业结构的调整,可以改变我们现在确实存在的小而散的产业组织结构,提高产业的集中度,而且在重组中,形成一批高科技含量、高效率的机构,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级的企业集团。进行重组一定是高度重视引入非国有的战略投资者。而且,在重组当中,不能够仅仅局限在国有范围内,要打破国有这样一个壁垒。这个壁垒我想一个是观念壁垒,还有一个是体制壁垒。要打破这个壁垒,我们必须要从战略方面重提国有经济有所为、有所不为,当前特别应该强调有所不为。国有和民营相融、互补,使重组以后的企业产权多元化。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笼统地说国退民进和国进民退都不合适,党的方针是有进有退,有所为,有所不为。张卓元认为,在某个地区、某些行业、产业,在市场竞争中,出现国进民退无可厚非。但是,如果作为一个普遍的方针,值得研究。特别是如果是靠政府的行政干预,强制把民营企业并入国有企业,甚至把实力比国有企业雄厚、效益比国有企业好的民营企业并入国有企业,是不妥当的。笼统地讲国进民退,还与我们这次保增长、保就业的政策不相适应。多年来,私营经济已经成为我国解决就业问题的主体,在一般竞争性行业,非公有制经济一般来说有一定的优势。国有经济的优势在于那些投资比较大、建设主体比较长、回报比较慢、社会效益比较突出的领域,这个领域国有资本应该逐渐集中。因此,如果是在国有经济有优势的领域出现国进民退,可以看做是正常的、无可指责的。但如果是其它领域出现了国进民退,是不利于资源优化配置的,也不利于平等的市场竞争。
吉林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李政等认为,在国有企业重组过程中,只要操作规范,且遵循公平竞争的市场经济原则,相关企业无论属于何种性质,其“进”、“退”都属于正常现象,不应成为争论的焦点。要跳出国有企业自身的利弊得失来看待其或进或退。人们之所以对某些“进”、“退”个案异常敏感,一方面是因为许多人仍没有摆脱将国有企业与非国有企业对立起来的惯性思维,仍不习惯于将不同所有制企业之间的竞争与合作看作市场经济条件下正常的经济行为。另一方面则因为,国企改革的过程充满了利益关系的调整,一些人如愿以偿的背后往往是另一些人的事与愿违,甚至是大失所望!矛盾和冲突因而始终伴随着国企的改革和制度创新。国有企业改革不需要走回头路,要坚持战略性调整国有经济布局、有进有退的国有企业改革方向,不能动摇;坚持投资主体多元化、优化治理结构的国有企业改革目标,不能动摇;坚持国有企业从竞争性领域逐步退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塑造市场竞争主体的改革路径,不能动摇。


会 议 会 序

2009年8月15日(周六)  北京嘉里中心酒店  二层大宴会1厅
08:00-09:00  注册(嘉宾接待:三层长春厅。代表注册:二层)
09:00-09:05  开幕并致辞   主持人 李俊江  吉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
09:05-09:10  陈德文  吉林大学党委书记
09:10-09:20  邵  宁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
09:20-09:25  何  健  教育部社会科学司领导
09:25-09:30  刘东华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09:30-09:55  主旨演讲    
洪  虎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09:55-10:10  茶歇、合影
10:10        主题演讲     主持人 王建国  北京大学新市场经济与管理研究中心主任
10:10-10:25  张卓元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经济研究所原所长
10:25-10:40  彭华岗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研究局局长
10:40-10:55  宋志平  中国建筑材料集团公司董事长
10:55-11:10  郑海航  首都经贸大学校长顾问、中国企业管理研究会副会长
11:10-11:25  王振中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经济学动态》主编兼名誉社长
11:25-11:40  金  碚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
11:40-11:55  张  杰  中国恒天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11:55-12:10  徐传谌  吉林大学中国国有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12:10-13:30  午宴(VIP午宴,三层浦东厅)
13:30-15:30  分论坛(一):新市场经济与国富之路  
国有经济是由计划经济转型而来,其运行机制、管理方式、发展模式、市场规律等具有自身的特点。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建立与完善,中国经济几乎完全融入了国际经济体系。国有经济如何走向新型的市场经济?国富之路是国家的富裕与社会的和谐,国有企业如何通过转变发展观念、探索发展模式和把握发展规律来完善我国市场经济制度?如何在促进财富增长、提高综合国力、推动世界承认中国的完全市场经济地位等方面做出实践?
近年来,“国进民退”正在长驱直入、势如破竹,其背后支撑是项目优先、银行倾斜、政府护航。这实际上对民营企业产生了强大的排挤效应。金融危机以来, 4万亿投资大多流向国有企业,使得本身就“不差钱”的国有企业更加财大气粗,而民营企业却在困境中纷纷倒闭,如何看待上述问题?是国有企业比民营企业效率更高、贡献更大吗?是国有经济比民营经济更能促进社会和谐吗?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国有经济应该承担哪些职能?是弥补市场失灵?还是保值增值?还是政策工具?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那个更有利于维护国计民生、国家安全?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如何和谐共生、互为促进?
主持嘉宾:
黄丽陆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总编辑
研讨嘉宾:
彭华岗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研究局局长
王建国  北京大学新市场经济与管理研究中心主任
白阿莹  陕西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
王嘉振  济南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 
江永雄  皇冠企业集团董事长
王宏前  中国有色金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王  波  埃森哲公司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

15:30-15:45  茶歇
15:45-17:45  分论坛(二):中国房地产业的下一步  
2009年3月份开始,房地产行业先于其他行业首先回暖。中国楼市的回暖是长久的繁荣还是短暂的表象?楼市走势是否明朗?
全国楼市地王频现,地王效应在房价上扬通道中被膨胀性地放大。次轮地价和房价之间究竟何方起到决定作用?开发商的拿地冲动源于哪里?
 国企纵横土地市场,本轮土地争夺中“国进民退”趋势渐现。国企背景的房企是否会成为此轮楼市调整中的获利者?中国房地产是否要进入“国进民退”时代?
通货膨胀预期、天量信贷放量、宽松货币政策,资本再次回归楼市,货币政策和信贷政策再一次为楼市代来宽裕的资金,涌动的流动性是否会形成新的风险和泡沫?政府有没有可能在第三四季度内,开始执行紧缩货币政策?
主持嘉宾:
张学冬  《新京报》房产新闻部主编
研讨嘉宾:
童悦仲  中国住宅及房地产研究会副会长
刘晓光  首创集团董事长
任志强  华远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黄安南  金隅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
李  明  中国远洋地产控股有限公司总裁
牛凤瑞  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
陈国强  北京大学房地产研究所所长

17:45-18:00  主办单位致辞
徐传谌  吉林大学中国国有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18:00-20:00  晚宴(VIP晚宴,三层浦东厅)

2009年8月16日(周日)  北京嘉里中心酒店  三层北京厅
08:30-11:30  圆桌论坛:国有经济改革与发展国际论坛(仅限受邀嘉宾出席)
在60年国家工业化、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伟大进程中,国有经济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如何评价国有经济在不同历史时期的角色作用?如何重新审视国有经济在社会主义中国的性质和功能定位?
国资委的成立、国资法的出台标志着我国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取得重大突破和进展,对于解决国有资产多头管理、维护出资人权益、防止国有资产流失起到重要作用。然而,目前国资体制仍然面临着内部人控制、监督乏力等难题,未来将如何使之进一步完善?如何建立有效的激励约束机制?
经过30年的改革,国有企业尤其是中央企业正在以崭新的面貌强势引领中国经济的发展并走向世界经济大舞台。不过,对于国企做大做强有赞誉也有批评,国企走出去战略也并非一帆风顺。国企改革发展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未来将走向何方?
主持人:徐传谌  吉林大学中国国有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演讲嘉宾:
黄速建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Richard Scase  商业策略大师、英国肯特大学荣誉教授
李炳华     韩国朝鲜大学校东亚经济研究所所长
钱  津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教授
横井和彦   日本同志社大学经济学部主任
研讨嘉宾:
周文斌    经济管理杂志社社长
孙明泉    光明日报理论部主任
李  政    吉林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
金琮镐     韩国朝鲜大学校经商大学敎授
郑  萍    英国埃塞克斯大学
窦少杰     日本同志社大学经济学部

11:30-12:00  主办单位致闭幕词
12:00-13:30  午宴、代表返程


主 题 演 讲

主要议题
新时期国有经济功能与国有企业社会责任
国有企业的改革创新与“走出去”战略
新市场经济与国富之路
中国房地产业的下一步

■  主要嘉宾
中央及地方有关经济部门领导
中央企业及其他国有企业的领导人
知名经济学家及国有经济的研究学者
民营企业家、高成长性企业的负责人
■  论坛特色
高层次    政府高官、央企负责人、知名专家的高端讲坛
务实性    针对国有企业的实际问题,廓清战略性的发展思路
产学结合  学术研究与产业发展相结合,共寻变局中的突破之道

本期照片




友情链接
合作机构

10166786 人 | 今日访问量: 1447 人 | 设为主页 |   联系我们

中国国有经济研究中心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地址:中国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 邮编:130012 电话:0431-85168829 E-mail:ccpser@jlu.edu.cn